日出

  • 【字号:
  • 阅读:379
  • 发布:2022-09-05
  • 作者:王禹贺
  • 来自:直属第四党支部
  • 不知道怎么就醒了。

    大地仍在沉睡,月亮坠入云间,黑沉沉的夜,连星星也做起了瞌睡除了微风梦呓般轻吟,冷落的街道是寂静无声的。

    忽然就觉得人生很疲惫,肩膀上分明看不见东西,可我却感觉愈加沉重了,白天躲在角落里的愁苦,夜晚总是会出来咂摸人生的滋味,这样的心境或许只有人到了第一片树叶枯黄的年纪才会有,我却是第一次品尝。

    窗外停着我那辆老旧的摩托车,那是每一天陪我上班的伙计,在昏黄的路灯下,他也在沉沉地睡着。

    最近他又出了点儿毛病,刹车要按到底才能刹住,前轮也总是吭哧吭哧的响,仔细一听,里面的轴承也在窸窸窣窣地响着,就像一个腿脚不便的老年人一般,轮子每转一圈,他就咳嗽一次,我不由得有些发愁。

    又要多一笔额外的支出了。

    我忽然发现,我好像很久没有仔细打量过我的老伙计了。

    这是一辆已经显得非常破旧的老车,外观早已过时,车把的皮裂开一道狰狞的伤口,挡风边缘的壳已经破碎,车身掉漆的部分露出斑驳的白色,踏板脏污,坐垫皲裂,侧板上不知什么时候多了许多道划痕。

    但是他还能骑,就像一个倔强的老将军一般,一遍痛骂着敌人的无能,一遍顽固地向前冲锋,丝毫不在乎自己身上的伤口。

    我忽然觉得很对不起我的摩托车。

    我曾想骑着他翻过山趟过河,去看一看这个世界的天涯角落,去看看花怎么开,水怎么流,太阳怎么升起,月亮如何落下,可他在这个城市里却过得很压抑,他没有去过大草原,没有见过戈壁滩,他和我一样,一直被困在这座灰暗的城市里。

    忽然一阵嘈杂的声音传来,街对面老罗骑着他的破车到了我家楼下,开始支起帐篷卖早餐。

    排桌,落座,摆筷,架炉,生火,烧水,他哼着歌儿,嘴角带着一丝愉悦的微笑,似乎早已习惯天未亮便辛勤劳作的生活。

    太阳还未升起,但是夜里一直有灯打开。

    我看到老罗眼中映着点点火光,那火光我很熟悉,隐约记得以前也在我的眼中燃烧过。

    凌晨四点的城市于我而言很新奇,不知怎地,我的目光就转在了他停在墙角的车上。

    那摩托比我的还要破旧,外壳几乎看不出原先的颜色,后轮的轮档已经不翼而飞,前轮轮档上几根电线突兀地支在外头,两节灯泡牢牢地粘在上面,捆了一大卷胶带固定着,上面却沾着两个可爱的皮卡丘,车把缠着喜庆的红花布,整个车也擦得锃亮,几乎看不出一点灰尘的痕迹,连踏板都是干干净净的。

    不知道什么时候,天空已经有了淡淡的光,而我的嘴角不知道为什么也逐渐上扬,或许是许久没见过的日出,让我看到了地平线那金色的曙光,当看到那团热烈,慢慢奔赴人间的时候,我忽然有些莫名的感动。

    我的那辆破旧的摩托车,在阳光的照耀下,就像是披上了一层金色的外壳,所有斑驳的划痕,所有污秽的尘埃全都溶浸在这朦胧的朝霞中,像是年迈的将军重获新生,苍老的皮肤浴火而涅槃,他在初生的旭日中,凝视着我的双眼,我看到一位英姿飒爽的将军抬起头,缓缓向我走来。

    日出之美便在于它脱胎于最深的黑暗,阳光总会落在肩上,人也总会快乐一场。

    又有谁会一直生活在烦恼之中呢?


    云南建投第五建设有限公司  2023 - 2026 Copy Rights 滇ICP备12001755号-1

    滇公网安备 53010202000908号

    感谢您的光临!您是第46301938位访问者!

    技术支持: 方森科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