杂思

  • 【字号:
  • 阅读:117
  • 发布:2022-06-10
  • 作者:王禹贺
  • 来自:直属第四党支部
  • 我们的生命终将被时间追上。

   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我们被时间永远钉缚在了原地,那些以为永远不会烦恼的事情,在而立之年一件接一件地找上门。

    我们早已热情耗空,却又不得不一直狂热的生长,曾烦恼永远长不大的童年,如今都成了回不去的美好时光。

    童年。

    这真是一个令人驰念的名词,那里有咯吱作响的摇摆椅,有近在咫尺的星空,有摇曳升腾的烛火,有蝉鸣不停的夜风,一切都是那么有趣。

    我曾经还有很多的小伙伴,但……

    我不知道我们何时有过道别。

    没有长亭古道,也没有劝君更饮,只是在某一个安静的早晨,他们连同我所有美好的回忆都永远留在了昨天,不再出现。

    每个城市都越来越无趣,路上的行人只知匆匆忙忙地走,只有遇到红灯的时候才会停下。人们之间似乎越来越陌生,我感受不到儿时那被炎炎夏日包裹时疯跑的快乐,每天都感觉很冷,仲夏都要打开暖风。

    我其实也不爱吹暖风,只是有些怕冷,如果天气怎么样都无所谓的话,那便连难过也没有了理由。

    岁月漫长,但生命短暂,难道说,八十岁后,我才能寻找我想要的自由?

    想到这里,我忽然感觉到一阵悲哀,直到我看到了一个公园里练字的老人。

    我看他的时候,他正用自制的大笔,费力地沾着桶里的水写字。

    我久久驻足,看了十几分钟,老爷子每一个动作都很吃力,他慈祥地看着我,很奇妙,萍水相逢的两个人相视一笑。

    我问老爷子多少岁了,他说八十岁了,我感到惊奇。

    老爷子虽然身子骨已经不太方便,可是字却写得苍遒有力,透着一股昂扬的生命力,我完全能够感受到他对生命的热爱和期待,满脸的皱纹和风霜并没有抖落他眼里的星光,我似乎透过这些字能够看到老爷子年轻时候的叱咤风云,似乎听到老爷子青春时的军歌嘹亮。

    这和我想的不太一样。

    我不知道该如何描述这种感觉,但我忽然明白了一个道理。

    我此刻烦恼着的是生活,我小时候烦恼着的是成长,这二者从本质上来讲其实是一样的。

    小时候以为走不出的困境,成了永远回不去的曾经。

    每时每刻以为没有意义的事情,都将会在未来某一个时刻成为我们怀念的过去。

    或许,我不必自怨自艾,能够让自己老了的时候能够怀念自己的过去,就是自己此刻存在的意义,此刻的自己,又何尝不是八十岁的自己所回忆的“童年”?


    云南建投第五建设有限公司  2022 - 2025 Copy Rights 滇ICP备12001755号-1

    滇公网安备 53010202000908号

    感谢您的光临!您是第45478309位访问者!

    技术支持: 方森科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