爷爷

  • 【字号:
  • 阅读:108
  • 发布:2021-04-02
  • 作者:杨辅微
  • 来自:第四直管部
  • 叮,杨氏族群冒出一条消息,这是大伯发的,原话是又到了清明节,该去扫墓了……

    在我的记忆中,以往扫墓都是由爷爷带着一家老小上山下山,花个两天时间去西畴老家扫墓完了再回来丘北扫,从上大学后,就很少能赶上清明节,也没有了爷爷的组织。最近网上流行一段话,“你是怀念18年的那个夏天,还是怀念18年夏天的那个人”,而我怀念的是17年夏天的那个人,那个去旅游总想着给我带纪念品的人,那个有好吃的总想着给我留的人,那个不管什么时候都露出板牙的人,那个我爱的人…

    四年了,每次想到他还是会泛起泪花,通讯录里的电话一直舍不得删。记得那个夏天他说不舒服就去往院了,在市医院里住了一个星期,情况好转就回县医院挂着点滴,那个端午节,医生说没什么大问题了,可以回家过节了,一家人看着他能吃能喝多高兴,等我回到学校后却收到他吃不下东西的噩耗,我知道,一个人吃不下东西意味着什么,所以一下课就给他打视频,想给他加油,希望他早一点好起来,当看到他变清瘦的身躯、和蔼的笑容,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连忙切换摄像头泪如雨下,在我看来很敏捷的动作还是被他看到,他便在视频那头笑话我,“怎么了?风太大了沙子迷了眼睛吗?”“这个闺女没出息”“多大的人了,哭啥哭”听着他无所畏惧的样子,我更是控制不住泪腺,泣不成声。第二天,医院便通知我们回家准备后事,药物治疗已经没有意义。回家后,爷爷勇敢的与病魔苦战了一个月,最终,还是没能等到我,在夜里1点靠着爸爸的臂弯静悄悄的走了,从此以后爸爸没有了父亲,我没有了爷爷。

    6月,那本该是个炎热的夏天,但是在送爷爷走的那个6月,老天也跟着哭了起来,像个叛逆的孩子,6月下起鹌鹑蛋大的雪弹子,村子庄稼全部糟了殃,同时也为干了大半年的农田灌上了口粮。村里的老人说,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平时爷爷比较亲切,与人相处善良,所以老天用这种方式祭奠他,我想是的,大概就是这样,不然6月怎么会下起雪弹子呢?

    今年的清明,我要回去看看他,告诉他我过得不错,能照顾好自己了,他在那边也要照顾好自己。

  • 上一篇: 爷爷
  • 下一篇: 有一种怀念叫清明
  • 云南建投第五建设有限公司  2021 - 2024 Copy Rights 滇ICP备12001755号-1

    滇公网安备 53010202000908号

    感谢您的光临!您是第43090122位访问者!

    技术支持: 方森科技